公知为什么怕中国变好

核心提示:据我所知,国人对所谓“公知”的看法,并没有多少改变。随着新冠肺炎在中国的成功防控,中国人民深刻体会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人为本、人民利

据我所知,国人对所谓“公知”的看法,并没有多少改变。

随着新冠肺炎在中国的成功防控,中国人民深刻体会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人为本、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巨大制度优越性;而随着“特不靠谱”和他手下那班臭味相投、沆瀣一气的流氓无赖政客们变本加厉、丧心病狂地对中国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攻击和打压,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晰地看清了美帝及其走狗亡我之心不死、必欲把我们除之而后快的险恶用心和罪恶目的,从而更加激发了广大中国同胞同仇敌忾、团结一心,坚决抵御外侮的坚强决心和豪迈气概!我坚信,所谓的“公知”、“精美”、“恨国党”们,一定会越来越没有市场,越来越被人们抛弃和厌恶,一定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

最近,在大量铁的事实面前,已经有很多“公知”认清真相,迷途知返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连岳!我们来看看:

连岳最近说疫情、谈民主,被公知骂上了热搜,关键的是连岳是国内最早的一批“公知”,他背叛了。

这一次,新冠疫情,连岳突然上了热搜。我的朋友说连岳怎么攻击起民主了,我赶紧找来引发争议的两篇文章,大致内容是:

第一篇《尤其是今年,从个人到国家,生产力竞争才是一切》,连岳从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的故事说起,说到了中国的抗疫:这是疫情迫使我们回到世界的本质,没有危机、没有匮乏,不知道生产力才是王道。一有危机,不少国家的居民去抢空超市,最早发生疫情的中国,面对最多未知,中国人的人性也没有更高明,但并没有听说抢购事件(除了有位不靠谱的专家引发的小规模抢购双黄连),那是因为中国人本能相信中国工厂、中国电商与中国快递的强大生产力。

“疫情之后的中国,有两点要反思:一是对贡献生产力的企业家要好一点,他们才是国之根本,减税降费相当于提升生产力;二是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的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

反体制的作家,应该是指最近的网红作家了,这个评价,大概像他当年的回信,撕下了各种华丽辞藻、嘹亮悲歌的伪装。

这番话,连岳受到猛烈的批判,上了热搜,这还没完。

3月25日,连岳又发表一篇文章《既然我上了微博热搜,那就说一说》,自嘲道:“今天被公知群起攻击了。我也没当回事,被攻击也不新鲜。几个月我关于香港的文章,公知就有一波暴风骤雨攻击。”

连岳说:“我认为中国这次防疫,从政府到民间,都很出色。当然不是100分,尤其是面对全新病毒,谁能100分?现在有各国政府的防疫对比,中国一点不输,前几天英国想采取放任感染的新招术,现在也改变了,吸取了中国的经验与办法。我认为做得好,当然不认可那些哭天抢地、深挖痛骂,你要做是你的权利,要我附和你,那没门。”

“有人说,中国虽然防疫做得好,但中国没有民主!所以必须批。这话对民主控有用,我年轻时是民主控,可惜我现在不是了,感谢奥地利经济学派诸位先贤大哲,让我完成了这个转变。”

“请注意我接下来说的话,这才是有资格被骂上热搜的:民主并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它对市场经济、契约精神、对自立自强的高尚品格,都造成持久的、制度性的伤害。一个释放了更多市场的体制,就是更好的。中国的体制并不会比美国更不爱市场,甚至更爱,当然可以做得更好,这是后话。”

“一个喜好市场的君主制国家,好过一个民主国家。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

“你追求什么都是你的权利,包括你追求民主,但我对民主持如此负面的看法,我就不会觉得欠你什么,你追求一个让世界变糟的事,不嘲笑你已经是最大善意,欠你什么呢?”

这段文字,也激起了对连岳更猛烈的攻击。我看了公知的发言,对连岳骂的特别狠,批判连岳的堕落,甚至要让他自裁。

媒体人黄章晋表示:只强调方方有工资,故意不讲一个作家如何才能市场化生存,这不是它不知道,所以,我同意这样的看法,连岳是个下流胚子。

他们对连岳的转变,有两个猜测:1,“连岳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早就不再关心众人的命运,成了支持体制的小粉红吗。”2,“只会用自身境遇锚定价值坐标的人,是没有什么真正的价值观的。”3,还有人把连岳与方方放一起说区分是否真正知识分子:能不能表达与自身处境无关的忧虑?

连岳之所以受到攻击,无非是这些人认为他违背了那些人一贯的价值观。在我印象中,连岳还是那个有些熟悉的连岳,特立独行,不为他人的观点所左右、不受群体价值所裹挟。

连岳这次一改他过去批判体制的风格, 对中国抗疫作了正向的肯定,他主要是进行了各国的对比。

这次的疫情是全球性的,不同体制不同国家抗疫,会有一个清晰的对比。这次疫情,打破了很多人对西方国家的印象,比如医疗系统、全民动员等,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演练,就连一个口罩,西方人折腾了半天,又是游行又是抗议,加剧了疫情的传染。

这个时候,作为有集体主义观念的国人,显示出了强大的执行力,武汉封城、全民禁足,居然没有抗议没有游行,人人自觉戴口罩、保护自己的家人,确实是不同的文明社会。

中国作为第一个疫情爆发的国家,通过这种全民隔离阻断、中西医结合、方舱医院等模式,成功控制住了疫情,成为避风港,一些海外华人花几万甚至十几万回国,这激起了国人的自信心、民族自豪感,于是国人又重新审视自己的体制。

公知主要是对标西方的民主自由,俗称的“灯塔国”,随着全球疫情越来越严重,西方还没有找到好的控制办法,尤其是意大利高达10%的死亡率,所谓的先进医疗、制度神话等褪去光环,这就比较尴尬了。所以,面对现实,要么选择性失明,要么作出双重标准的批判。

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英国的“群体免疫”,一家自由派媒体吹捧其为“更高级的人道主义”,但当初,同样是这些人对中国政府的隔离等政策吹毛求疵上。这个抗疫时间线上,对内对外各种双重标准,当外媒恶意妖魔化我们称“中国病毒”时,他们不作声,有网友反击西方时,立即有公知代表痛斥“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国人世界观别被毁了。”

这种对西方的追崇意识,成了一种病态、一种跪舔的姿态。所有对西方不利的都不信,所有对中国不利的都一律相信,甚至刻意会美化西方、掩盖问题,营造出了一个西方伊甸园来对比侮辱和诟病中国的抗疫。

有些留学生经历了西方的疫情,遭遇求助无门、医院不收治的情况,想方设法地回国,这个时候你还去美化所谓的群体免疫,这不是招人恨、惹众怒嘛。很多出国留学为什么不理会公知那一套,因为他们在国外,视野更开阔,看的东西更多,不再崇拜彼岸的灯塔,也能看到自身国家的问题。

连岳现在50岁了,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他自己也说了,对自己的能量有了真实的认识。“年轻时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那是犯了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改变世界的不是自已,是马云、钟南山、任正非。”

公知们就放过连岳吧,不要绑架他了!

......

我是老郭,有生活,有故事,欢迎关注

是大环境变了,不能再清谈务虚了。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美团股票 跌,美团股票还有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