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鳌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核心提示:鲁迅先生曾写道行走各地,天津的青皮,少见的蛮横。其实鲁迅遇到的应是狗食、狗烂之流。天津卫的混混儿也分三六九等,像狗食、狗烂都是不入流的末等

鲁迅先生曾写道行走各地,天津的青皮,少见的蛮横。其实鲁迅遇到的应是狗食、狗烂之流。

天津卫的混混儿也分三六九等,像狗食、狗烂都是不入流的末等“杂巴地”,而最牛的应是“大耍巴”,譬如李金鳌、王金波、袁文会三人,就如上海的杜月笙、黄金荣以及张啸林一样,跺跺脚地面都要颤三颤。


按说袁文会在天津名气最大,但因其做过铁杆汉奸名声有些臭,遂常被人所不耻,所以详述天津卫混混逸事的《沽上英雄谱》(又名《混混儿论》),讲的大多都是李金鳌的故事,这皆因李金鳌骨子里多了一个“义”,那么李金鳌到底是怎样的人呢?且听我一一梳理。

凭斗狠上位的勇狠汉子

李金鳌出生于贫苦农家,自幼习学武艺,曾参加晚清科举中过武举,后因大清覆灭只得跑到天津南市三不管地界混江湖谋生话。

旧时上海与天津多混混儿,皆因上海有英法租界,天津南市则是法、日租界地盘。租界就如独立王国,朝廷无法进行有效控制管理,于是租界内就成为藏污纳垢的法外之地。


当时天津卫的地痞无赖,多在三不管地界的天津大码头、大光明码头以及老龙头火车站混生活,像李金鳌、袁文会、刘四歪脖子、王金波等人都曾在这些码头讨饭争地盘打江山。

天津卫的混混儿自与其他地方不同,他们也有帮派之分,互相之间也经常争霸斗狠,譬如挑战脸钉门、攥煤球以及跳油锅,比得就是谁能面无惧色,如果谁自觉不如对方能拼命,那就自动服输认栽退出混混界。

所以李金鳌涉足混混界,虽有一身好武艺,但要成为混混界大拿,那就要比别人更狠。


话说有一位富二代童姓少爷,有一天在李金鳌位于天津永丰门住处门口经过,看到一位美艳妇人按捺不住上前纠缠。

童少爷恶行正好被李金鳌看见,李金鳌气愤不过上前制止,而后又不顾童家仆从阻拦径直躺在童少爷轿前等着挨打。

童少爷见状也不甘示弱,命令仆从往死里打,出事他担着。于是仆从们抽下轿杆一哄而上将李金鳌腿给打折了。

李金鳌找三不管地界最有名的骨科郎中接骨,可童少爷仍不想放过李金鳌,居然买通郎中为李金鳌少接了一块腿骨,使其两腿长短不一以致一下台阶就下跪,也就是行话所说“载面”。

李金鳌性刚硬岂肯如此受辱,遂再找接骨郎中问诊。郎中这才暗搓搓告知童少爷要其留点残疾的实情,如果想恢复正常,只有再将腿折断重接。

郎中话音未落,李金鳌已将伤腿架在条凳之上,举起拳头砸了下去,伤腿应声再次折断。郎中看得目瞪口呆赶紧给李金鳌再次接骨。这位郎中医术确实高明,一百天后,李金鳌伤腿恢复如初。

伤好了,可李金鳌憋在心中的气未出,按惯例要找仇家报仇。那会儿的天津卫混混界讲究“抽死签”,其中最狠的就是“抽黑签”,简单说就是双方各派3人,剁手砍脚下油锅啥都敢玩,谁先怂谁就载了。


李金鳌不愿手下小兄弟冒险,于是亲自到仇家开的宝局搞事情。李金鳌进得门来,直接将一把尖刀插在赌桌上。周围赌客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李金鳌是来找事的,呼啦一下围在李金鳌身边看热闹。

宝局管理赌桌之人知道来者不善,但也强做镇定笑问:“爷,押多少?”。李金鳌话不多说,将腿架在赌桌上,拿着尖刀朝大腿哧溜一划,活生生割下一条鲜肉,然后将鲜肉扔在赌桌之上高喊一声“押宝两千!”

李金鳌腿上伤口处鲜血噗噗直冒,周围人看得心惊肉跳,可他却淡定自若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对手。赌局伙计强撑场面以一副见惯不怪模样高喊一声:“爷押宝2000大洋,开宝!”

旧时经常有人割小手指这样押宝,如果赢了就吃宝局一份,如果输了就将小手指朝垃圾箱一扔转身就走,不能坏了江湖规矩。所幸老天开眼,李金鳌赢了,按照1比10赔付,宝局一次就赔了10000大洋。

就在这时门后闪出一人,原来宝局掌柜听闻李金鳌前来找事,早就躲在门后偷听动静,一见李金鳌赢了知道自己该登场了。


宝局掌柜姓陈,人称“陈三爷”,也是天津地面上的“大耍”,而且与租界里的日本人交情匪浅。陈三爷一露面就双手抱拳:“爷,您这是何苦呢?快里面请,让伙计给您上点好药。”

李金鳌抱拳还礼,一瘸一拐跟着陈三爷到了后堂。刚一落座,陈三就吩咐伙计赶紧去取好药,名为好药可并非云南白药,而是辣椒面或盐的混合物。伙计抱着一个大纸包一溜烟儿跑了回来,陈三呵斥道:“混账东西,还不快给李爷敷上药。”。

伙计打开纸包,里面全是细细的辣椒面,伙计一把就将辣椒面捂在李金鳌伤口之上。李金鳌疼地打了一个激灵,大汗珠子也下来了,但依旧与陈三谈笑风生。如果这时李金鳌皱下眉头,喊一声疼就算栽了。

陈三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又命伙计拿烟。可烟拿来了却没有火,李金鳌明白其中关窍,一扭头伸手从旁边火炉中夹出一块冒着火的煤球,点着烟后直接放在大腿上,任凭焦糊味四溢,继续与陈三边抽烟边神侃。

陈三一看李金鳌确实是条硬骨头汉子,遂自愧不如甘愿将自己的码头双手奉上。自此李金鳌在天津卫混得风生水起,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耍”,人称“李二爷”。

李金鳌二次折腿是《沽上英雄谱》中经典故事,但版本不同,故事细节多有不同,可不管什么版本,李金鳌皆通过斗狠成功上位“大耍”,而且是当时天津青帮中辈分最高之人,属于青帮前24代中第20代的“理”字辈儿,在其后就是“大、通、悟、学”四代人。

袁世凯次子袁克文是青帮“大”字辈人物,张啸林是青帮“通”字辈人物,而杜月笙、刘广海、袁文会则青帮“悟”字辈人物,足见李金鳌在青帮中地位之高无人堪比。


义薄云天的侠义之士

李金鳌混好后,据说拿一张二寸大的纸条就能要了一个人的性命,可李金鳌并不恃强凌弱,最怕看到贫苦人的眼泪,遂时常救济周围贫困乡邻,哪怕在街上看到乞讨之人也多慷慨解囊扶贫救困。

话说有一天,李金鳌新做了一件貂皮大氅,正想出门访客显摆一下,却不料被一名送水工人不小心将大氅挂了一个小口子。送水工人一看吓得噤若寒蝉,自己不吃不喝挣一年钱也不够赔的。

肇事者如果是富人,也许李金鳌会趁机多讹诈两件大氅钱,可当其看到送水工人蹙缩模样,呵呵一笑,将大氅脱下扔给送水工人:“衣服送给你了,回家缝补一下自己穿吧”,而后扬长而去。


这就是李金鳌不欺软的一面,可当其看到跋扈之人却尽显行侠仗义英雄本色。有一次李金鳌到饭店吃饭,正遇到一群日本浪人吃霸王餐。李金鳌气不过挡住了日本浪人去路。

日本人在租界横行惯了,哪会将李金鳌放在眼中,几个人一使眼色,拳脚就像雨点般落在李金鳌身上。

可李金鳌纹丝不动,等几个日本人打累了停下喘息之时,说了一句:“你们打够了,是不是该我还手了”。几个日本浪人看着铁塔似的李金鳌,摇摇头赶紧付钱溜了。

李金鳌对百姓仁义,面对恶徒却又成为正义化身,妥妥一个将“义”字融进骨髓的真正侠义之士。


低调却又不失民族气节的好汉爷

混混界越是低级混不吝的狗食之流,越是挂着明晃晃的大金链子招摇过市,越是大耍之类顶尖人物,却是棉布衣服、千层底布鞋显得沉稳低调。

李金鳌成为大耍后,亦是一改往日短打扮,穿起长衫,不抽烟,不逛窑子,一副老实文人模样。李金鳌成名后买了几处住宅,每天都有专车接送,但其每次回家,无论刮风下雨都提前200米下车,将车打发回去后步行回家。

李金鳌此举意在告诉乡邻,自己一如往常,不是那种有了钱就耀武扬威忘了故交之人。李金鳌不仅对邻居如此,甚至对一些陌生人同样保留着一份善意。

有一天,李金鳌买了两条鱼拎着回家。突然旁边窜出两个新入道的混混儿,夺过鱼骂骂咧咧大摇大摆地走了。旁边人问李金鳌咋不亮明身份,李金鳌只说了一句:“我怕吓着他俩。”

瞅瞅李金鳌才是真正的老炮儿,而且李金鳌颇具家国情怀,在民族大节面前拎得清不失好汉爷本色。


其实早在抗战之前,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就在天津招揽混混儿,组成日本便衣队无恶不作。例如当年连续数月发生的“海河浮尸案”,就是日本便衣队所为。

1937年7月30日,天津失陷后,被誉为“天津教父”的袁文会、还有大耍刘广海、王士海、佟海山等人皆投靠了日本人。而李金鳌却拒绝与日本人合作而逐渐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结语

也许有人会说一个混混儿有啥好说的。确实李金鳌混江湖不可能没做过坏事,但从其为人处世来看,“义”字当先不失民族气节应其主流特色。

李金鳌与袁文会、张啸林之流形成鲜明对比,反有些杜月笙亦正亦邪风格。但李金鳌与杜月笙又有所不同,不像杜月笙结交高层达官显贵,所以显得更为神秘低调。

老辈儿人比现代人更讲究义气与规矩,所以那会儿凡是有说书的地方,管保有李金鳌的传奇故事,《沽上英雄谱》就成了最常见最经典的版本。

冯骥才同样被李金鳌之义吸引,将其写进《俗世奇人》一书中。此书虽有艺术加工之嫌,那我们就将李金鳌的人物事迹当做传奇故事来听,又何必较真呢?

已经看不出这些人是该青史留名还是遗臭万年,没有盖棺定论是想让年轻人学习他们为榜样呢还是当成反面教材呢?这是立场和方向的大问题。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美团股票 跌,美团股票还有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