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敢造朱元璋的反吗(李世民为什么不怕李渊)

核心提示:朱棣造反,是封建王朝的一种必然,与朱元璋清洗功臣没有更大的关系。假如朱元璋不清洗功臣,朱棣造反的结局很难预料,或者是功臣分为两大阵营,相互厮

朱棣造反,是封建王朝的一种必然,与朱元璋清洗功臣没有更大的关系。假如朱元璋不清洗功臣,朱棣造反的结局很难预料,或者是功臣分为两大阵营,相互厮杀,胜者为王。或者是众功臣齐心协力,帮助朱允炆剿灭朱棣。最坏的结果,是各自拥立主子,以及自立为王,导致天下大乱。

那么,为何说朱棣造反是一种必然呢?他就不怕哪些开国功臣们群起而攻之吗?

朱元璋依然没有改变分封制

朱洪武建国之后,以王子守国门,陆续封了二十五家藩王,其中,以朱棣等“九大塞王”最为著名。作为一代雄猜之主,朱元璋不会不明白,历史上亡于诸侯、藩镇的王朝不在少数。但是,家族式的王朝却无法摆脱这样的宿命,以“高皇帝”自喻的朱洪武,同样陷入了汉高祖“非刘氏为王,天下共击之”的死循环怪圈。故而,孙子建文帝继位后,因“削藩”失误而加速了朱棣造反的步伐。朱允炆做皇帝一年之后,靖难之役爆发。

《明史·成祖本纪》中说,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朱元璋病逝,朱允炆登基,“时谙王以尊属拥重兵,多不法”。也就是说,诸王在朱洪武时期,就不安分了。

《明史·诸王·朱棡传》中记载,朱元璋第三子朱棡于洪武十一年(1378年)就藩太原,晋王朱棡“在国多不法。或告棡有异谋。帝大怒,欲罪之,太子力救得免。”这则记载所说的“异谋”,在《奉天靖难记》中有比较详细的记录:

时晋王闻太子失太祖意,私有储位之望,间语人曰:“异日大位,次当及我。”遂僭乘舆法物,藏于五台山。及事渐露,乃遣人纵火,并所藏室焚之。

洪武十一年之后的几年间,朱元璋尚未全面清洗功臣,其中最大的清洗功臣案是胡惟庸案,这个案子从洪武十三年开始,直到洪武二十三年时才以《昭示奸党录》结束。故而,朱棡试图谋反,连老子朱洪武都不顾,哪里还顾忌那些开国功臣?

晋王朱棡有异谋,那么,燕王朱棣呢?《明史·姚广孝传》记载,洪武十五年(1382年)时,孝慈高皇后去世,朱棣在南京认识了道衍和尚,也就是后来的黑衣宰相姚广孝。“燕王与语甚合,请以从。至北平,住持庆寿寺。出入府中,迹甚密,时时屏人语。”

这二人时时密谋,恐怕就与后来的靖难之役有关了。从洪武十五年,到建文元年(1399年),十余年时间密谋,朱棣是毫无顾忌的。

《明史纪事本末·燕王起兵》中,说了这样一件事:僧道衍知燕王当嗣大位,自言曰:“大王使臣得侍,奉一白帽与大王戴。”盖白冠王,其文皇也。燕王遂乞道衍,得之。这则史料,补充了《明史》的记载,燕王之所以请道衍和尚同赴北平,大概与这件事有关。

仅举这几则史料,就足以说明,在九大塞王中,至少有晋王朱棡、燕王朱棣觊觎皇位,暗藏造反异志。所以,无论朱元璋是否清洗功臣,王子们谁不想做皇帝呢?

《明史·诸王传》特别写了一段开篇的话,道是:“明制,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岁禄万石,府置官属。护卫甲士少者三千人,多者至万九千人,隶籍兵部。冕服车旗邸第,下天子一等。”

手握兵柄,有财力保障,仪仗仅次于皇帝,与太子同等,拥藩一方,天高皇帝远,胆大者不想造反都难。

清洗功臣反倒削弱了藩王的势力

太子朱标是大将常遇春的女婿,常遇春的老婆又是蓝玉的姐姐,故而,蓝玉就是朱标正妃常氏的舅舅。朱标死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第二年,蓝玉案爆发。同蓝玉一道被清洗的功臣,还有傅友德、冯胜两大开国功臣,而这两大开国功臣,都受晋王朱棡的节制。

朱棡比朱元璋早死三个月,假如像朱棣那样活得更久一点而造反,其节制下的功臣肯定是要帮他打天下的。如此,他就得与老四决一死战了。

朱棣是徐达的女婿,这可是大明王朝第一开国功臣,智勇足备,打跑北元后,就住在了北平。洪武十七年,徐达在北平患背疽,经过治疗开始痊愈。但朱洪武不放心,派徐达的长子徐辉祖带着诏书假装慰问,召回了南京。第二年二月,徐达忽然背疽复发而死。

徐达之死是一桩疑案,后世有人说,徐达是吃了忌物导致背疽发作而亡,这个忌物就是朱元璋派太医送来的蒸鹅(一说河鸭)。这样的说法肯定是查不到官方记载的,但施耐庵在《水浒传》中暗示,徐达并非因为吃了鹅鸭而导致背疽复发,而是鹅鸭中有毒。

当然,我们不能以小说家言以证历史传闻,但这样的传闻与朱洪武清洗功臣联系起来,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回头再说说朱标正妃常氏的舅舅蓝玉,这员战将为何在朱标死后就遭清洗了呢?其原因恐怕与朱元璋立孙子做皇帝有关。

按照嫡子继位的礼律,即便是朱元璋要立孙子做皇帝,那也是常氏所生的朱标次子朱允熥。但是,朱允熥的外戚势力非常强大,外戚干政的可能性就大概率地存在。以外戚背景很弱的朱允炆为皇太孙,就成了一种比较安全的选择。

朱元璋干掉蓝玉,这就保证了朱允熥失势而不会威胁到朱允炆。这一招棋算到了外戚干政,却没有料到叔叔辈的朱棣。假如是朱允熥做皇帝,蓝玉又没有死,朱棣这边徐达尚在,打起来就热闹了。

所以说,朱元璋清洗功臣虽然为诸王造反提供了更大的机会,但却没有导致诸侯并起的乱世。从这个层面上讲,朱洪武清洗功臣算得上功德一件。藩王们总是要造反的,尤其是侄子做皇帝。功臣一个都没有被清洗,朱棣拥有徐达,岂不是胆更肥吗?

朱洪武家早已各怀异心

立国之初,朱洪武并不是以清洗功臣的手段,为子孙扫平执政道路上的障碍,而是以联姻的方式,拉拢文武功臣。上文所讲到的徐达、常遇春之女分别嫁给了燕王和太子,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开国功臣与皇家缔结婚姻之盟,而且,主要是武将。

比如,傅友德的女儿嫁给了晋王世子,傅友德的儿子则娶的是朱元璋第九女寿春公主,这就是咱们现在说的“扁担亲”。周王的妻子是冯胜的女儿、鲁王的妻子是汤和的女儿、蓝玉之女则封为蜀王妃。

但这样的婚姻都变成了“虚钱实契”,朱洪武是绝对不放心的。故而,除了汤和而外,其他开国功臣亲家几乎全部遭遇清洗。其中,也包括谋臣李善长,李善长的儿子李祺,娶的是太祖长女临安公主。

明成祖朱棣

靖难之役前后,徐达长子徐辉祖屡次告发朱棣,怂恿建文帝削他的藩。还试图将两个外甥扣押在南京做人质,严防朱棣造反。徐辉祖的弟弟徐增寿则是朱棣的卧底,靖难之役中,经常给燕军传递情报。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十三日,朱棣打到南京城下,徐增寿准备打开金川门迎接朱棣进城,建文帝大怒,斩杀了这个有舅舅名分的左都督。

如此一来,无论朱元璋是否清洗功臣,都不能阻止朱棣以及其他藩王造反,大家都有靠山,都有强力外戚支持,谁怕谁?打到最后,谁占强谁就会获得更多功臣的拥戴。朱棣打到南京城下之时,徐增寿在左顺门被杀,金川门却被另外两个叛将打开。这两员叛将一个是谷王朱橞,另一个则是曹国公李景隆。

李景隆是李文忠之子,李文忠是朱元璋的外甥,那么,李景隆就与朱棣有表叔之谊,与朱允炆有表兄弟的情分。而谷王朱橞,则是朱元璋的第十八子,也是朱允炆的十八叔。眼见朱棣要成事,这两人便乘奉旨谈判之机,暗中倒向了燕王。

所以,朱元璋不清洗功臣,朱棣同样敢起兵造反。

朱重八不清洗功臣,朱棣可能连造反的资格都没有。但朱棣仍会通过勤王的正当理由取得大位。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美团股票 跌,美团股票还有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