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莫言创作风格最为接近的作家

核心提示:区别在于一个是歌颂,一个是揭露,虽然同样写农村题材,但创作的目的不同。莫言写揭露文章也无可厚非,古今有之,但时代的不同,文艺的历史作用也就

区别在于一个是歌颂,一个是揭露,虽然同样写农村题材,但创作的目的不同。

莫言写揭露文章也无可厚非,古今有之,但时代的不同,文艺的历史作用也就不同,鲁迅对黑暗时代的憎恨,当然要揭露,去呼号,去“剜烂苹果”,把旧时代的假丑恶撕碎,让民众觉醒,所以鲁迅是左翼文化的旗手,号角!

而新中国则是完全不同的社会,浩然的作品无疑是对新中国的赞扬,也是站在时代的大背景下讴歌了农民的时代精神,对于农民中人性的丑陷现象也作了深刻揭露,但同时也塑造了正面的人物,让读者看到了农村社会的主流,挖掘了人物个性中的真善美,展现了农民身上的闪光点,用正反两方面典型人物形象的描写,艺术地体现了正面的,积极的,向上的引领作用,是值得肯定的!

而莫言的作品则单纯描写人性中丑恶,而且用魔幻现实主义手法把个别的,孤立的,匪夷所思的素材拚凑串连起来严重丑化了家乡农民,反映的全是欺诈,丑恶和不堪入目的东西,特别是对于饥饿的描写更是显得离谱,作品的基调是发泄一己之悲,一己之恨极其灰暗的阴冷情感,他的魔幻的手法过度渲染,结果适得其反,令人置疑,反而陷入了脱离现实的虚务主义之中。

社会主义的文艺具有三性原则,但不等于假丑恶的不能写,《以人民的名义》不就是一部揭露腐败的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吗!如果一部作品仅仅局限于为揭露而揭露那就会模糊了时代的真实,让后人对新中国会产生怎样的认识呢?!

再说,西方的颁奖词不就是一部《丑陋的中国人》的浓缩版吗?!所以莫言引发的争论和批判就不足为怪了!

网络评论稍不公
实情怎能秽其名
老太拾穗饥肚充
却当窃偷拿来评
已过五十哪不经
麦收田地日当空
组织学生麦地行
忆苦思甜可当诵
汗水换来麦半笼
回家上屉蒸一蒸
亦或入锅煮熟生
一天两餐能保证
哪些年代家戸穷
少衣缩食岁月撑
能把儿女能养成
就为国家立大功
莫言写作描实情
怎惹头友怒发声
想来有人嫌水静
投块巨石扰波宁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美团股票 跌,美团股票还有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