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禄控股 符熙,福禄集团董事长符熙

专访福禄控股创始人、董事长符熙:

挣钱不是我的首要追求

(图为福禄控股创始人、董事长符熙。)

在福禄控股位于光谷金融港的办公室里,处处可见葫芦的元素。进门处就是一个憨态可掬的葫芦造型的黄色玩偶,会议室则取名“七色峰”“葫芦山”“七色彩莲”“刀枪不入”等——这是1986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动画片《葫芦兄弟》里的元素。

在34年前的这部经典动画片里,一根藤上结出的7个葫芦兄弟齐心协力,最终战胜了蝎子精和金蛇精。而32岁的福禄控股董事长符熙在创业11年后,也成功地和他600个员工一起将公司送入香港资本市场。

2009年,符熙在武汉光谷创立福禄控股,彼时他还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学生,主修计算机信息管理。时至今日,福禄控股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虚拟商品及服务平台运营商,“虚拟商品及服务万亿市场中的隐形冠军”。

9月18日,福禄控股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疫后武汉互联网企业境外上市第一股,同时也是继盛天网络、斗鱼直播之外,武汉互联网行业的一张新名片。

(图为福禄公司办公区。资料图)

记者:从大学生创业到企业香港上市,福禄控股成就“中国第三方虚拟商品及服务第一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符熙:福禄走到上市是长期主义的胜利。我们是这个行业里唯一一家从头到尾坚持合规、坚持与官方直联的公司。比如主动放弃寄售卡业务、坚持以更好的运营服务来为客户创造价值,这让我们在很多事情上做得比同行要辛苦,但也是这些坚持让我们成为了行业中第一家上市公司。

创业本身是九死一生的,也是一条非常艰难和辛苦的路,尤其对于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大学生来说,很多事情可能会更加困难。对于大学生创业,我的建议是不要轻易尝试。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虚拟商品这一赛道?能否介绍一下目前国内虚拟商品及服务市场的前景?

符熙:当初电商发展迅速,虚拟商品是电商平台上非常庞大的一个类目,因为看到这个类目上的店主们普遍面临着进货的难题,所以从这个需求切入了赛道。

2014—2019年,中国虚拟商品及服务的市场规模从人民币6456亿元增长至12935亿元,复合年增速为14.9%,未来随着5G技术的普及和数字经济的发展,国内虚拟商品及服务市场仍将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同时,在行业竞争中,随着行业需求的演变和深化,服务商的进驻门槛将会越来越高,第三方虚拟商品和服务行业将告别近身肉搏的价格战和差价模式,转向技术和运营服务的竞争。通过技术和运营服务实现场景商业价值再造,才能在行业中保持领先。这对坚持为客户创造价值的福禄来说,也将是一个机会。

记者:你之前提过,11年历程中的几次先发布局,已经为福禄控股带来了显著的规模优势,并形成强大的飞轮效应。能否详细介绍一下?

符熙:这有赖于福禄一直坚持走的全品类发展战略,我们在上游合作了910多家虚拟商品提供商,在下游合作了1400多个消费场景,同时为上下游合作伙伴提供增值服务。当规模积累起来后,这三者已经形成了相互促进、相互带动的飞轮效应。

记者:中国虚拟商品及服务行业竞争十分激烈且快速演变,福禄网络将如何保持行业的第一位置,如何保持业务的高速增长?

符熙:规模效应的优势,是同行们难以撼动的优势,这个优势将拉开我们与同行的差距;同时我们也将践行“一纵一横”战略方针,在纵向上以充值为中心,向上游不断拓品类,向下游不断拓渠道;在横向上深度挖掘单个用户的价值,为B端用户提供更多的SAAS服务和应用,同时为C端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增加交叉复购的可能性,创造更多增长点。

记者:相比盛天网络、斗鱼直播等武汉互联网行业的领军人物,福禄控股在武汉的知名度比较小,保持低调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符熙:福禄做的是2B业务,并不直接面向消费者,对在大众消费者中的知名度需求并不高;另外,福禄的前10年以业务耕耘为主,不太想在其他方面占用过多精力。

记者:有媒体报道称,从成立第一年开始,福禄控股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盈利,是“虚拟商品及服务万亿市场中的隐形冠军”,“可能是武汉最挣钱的互联网公司”,对此,你怎么看?

符熙:在公司成立的早期,活下来是第一要义,很庆幸福禄不仅活下来了,而且活得还不错,但挣钱并非我们的首要追求,只有能真正创造价值的企业才有长远未来。所以我一直在努力为行业客户创造价值,帮助合作伙伴降本增效,同时让消费者获得更好的体验。希望未来能让大家关注到我们的业务本身,以及我们创造的价值。

记者:疫情对福禄控股有何影响?对后期发展规划有何影响?

符熙:疫情防控期间,公司业务反而取得了一定增长。一方面是由于业务性质的原因,疫情对于公司的影响较小,另一方面是由于人们的娱乐活动更多局限在了室内,我们的上游在此期间很多都有利好。所以在2020年一至三季度,我们的GMV和收入都有比较明显的增长。

记者:成功上市后,福禄控股有什么发展目标?

符熙:将一纵一横战略更快更好地落地,巩固行业地位,以更好的业绩回报投资者和团队;同时引入更多高端人才,为公司发展蓄力。

记者:今年6月,武汉提出创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全国数字经济一线城市。对福禄控股来说,将如何抓住这一发展机遇?

符熙:对福禄来说,将利用好武汉政府创造的良好环境和政策,加强与本地相关企业的合作,带动周边产业发展,寻找更多业务增长点。同时加大投入引进高端技术、运营人才,为武汉的数字经济发展注入活力。(记者李琴)

【编辑:贺方程 实习生余可婧】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为什么地域黑不放过东北和河南「为什么中国地域黑总抓着河南东北和新疆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