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我们如何理解产业互联网的竞争,未来互联网行业如何竞争

【亿邦原创】2021年,中国产业互联网投资正火,全年融资总金额超370亿元人民币,农村产业互联网公司汇通达在港交所上市,还有多家发展成熟的“独角兽”企业,正在IPO“门口”驻足。

那么,我们如何理解当下产业互联网的竞争?

《灰狼群效应》作者、产业互联网投资人赵今巍认为,“产业链”以及“产业集群”应该是竞争逻辑的关键所在。“现在看创业者,如果他还在说自己去构建产业互联网,不同时考虑产业链战略,一样没有投资价值。因为产业边界越来越模糊,上游、下游、并联的产业链会随时跨链而来。”

产业互联网始终是产业集群之间的竞争。“坏消息是,外来势力对整个产业结构的改造,一下子可能覆灭几万家企业。好消息是,未来5-10年,大部分产业链都会出现链主企业,完成整个产业互联网的建构。”赵今巍补充。

赵今巍从2015年关注产业互联网投资,曾为盛景集团前战略投资及直投基金主管合伙人,当下为数字化转型研究院联席院长,风险投资机构方正多策的投资合伙人。近几年其投资及服务的企业数字化、产业数字领域相关优秀企业包括:致远互联(688369)、海云数据、众盟数据、壹点壹滴、易观国际、简米/Ping 、好享家、中卫汇通、优客工场(NASDAQ:UK)、清博大数据、宠知道等。

1、

产业链战略:把雷达建在产业链的边界上

从产业链的一个环节向上下游延伸,是企业扩张的路径之一:生产企业在完成数字化转型后,开始直达消费者,比如炼油厂开起了加油站,养猪场做起了生鲜门店;零售平台和品牌商在聚集了流量后,开始向上游控制供应链,比如美团和“淘品牌”。

更重要的是,有些细分产业链天花板明显,跨链发展成为必选项。

比如国联股份采用大宗集采模式做自营电商,成立涂多多售卖钛白粉、钛材、钛矿原料等。在涂多多模式得到验证后,快速复制了卫多多售卖纸浆原纸等、玻多多售卖玻璃产业相关原料和产品,又从卫多多和玻多多中剥离出比较成熟的品类成立了纸多多和肥多多,后续又成立了粮油多多。

研究产业互联网投资7年,赵今巍认为,数字时代的主要特点是,产业链之间的边界模糊,跨链变得很容易。所以对现在的创业者来说,除了常规的开放性、学习能力、改造产业的情怀,当下更重要的是把雷达建在产业链的边界上。

互联网模糊了产业链的边界,要随时警惕别人的入侵,也要随时准备入侵别人的领地。

所谓产业链战略,讨论的是数字产业集群之间的扩张和防守。

产业互联网是在一个存量市场提高效率,首先要构建的是一个数字产业集群。赵今巍认为,产业互联网企业聚焦于一个精准的客户群体,详细洞察他们购买、使用、维护商品的全过程和全场景的痛点,设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并利用互联网及信息技术实现产业链高效运营,从而形成产业集群。

比如,针对乡镇农民电器采购的产业链市场,出现了汇通达;针对不同人群服装市场,也分别出现了一手、领猫SCM等不同的产业集群。

传统的产业链条呈现网状形态,比如在冻品行业,下游客户群是几十万家餐馆,上游是多且分散的工厂。相比非标的生鲜品类,冻品高毛利、高客单价、高附加值、高产品规范化、损耗少。同时,冻品供给链市场大,目前的主流流通渠道是农贸市场,上下游信息并不对称,屡次周转,一方面招致流通效率低下,冷链物流本钱增加,另一方面层层加价,也增加了许多非必要成本。

冻品领域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冻品在线",通过渠道扁平化、交易数字化、食材定制化、配送冷链化把这条产业链中的终端经销商、生产厂家、物流商、研发机构、设计机构、金融机构通过数字化手段团结在一起,使得整个产业链高效运转。

目前,冻品在线集团业务已经覆盖了华东、华南、华中、西南等区域的近20个城市,作为食材源头的供应链上游包含了1000家的全球厂家,供应链下游则包含了30多万家所服务的餐饮小店。

出现这种“数字化产业集群”的产业链市场还包括纺织、五金、汽车配件、塑料、家具等等。产业集群的实力不取决于链主企业,而是取决于整个集群的竞争力。这些门店、生产商、物流商、研发机构等将以这样一个数字化产业集群的方式参与到行业竞争中。

2、

警惕跨链竞争

数字产业集群面对的,是来自其他数字产业集群的攻击。

比如同样服务餐馆客户,除了冻品产业互联网公司,同样切入供应链的还有零售电商——美团通过外卖和团购联系了数以万计的餐馆,着眼于餐馆的食材采购需求,创立2015年创办快驴进货,并在2018年开始规模化运营。

快驴进货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快驴为广大餐饮商户、机构类客户等提供三个方面的核心服务:

一是足不出户,送货上门。客户不需要再每天早起采购食材,尤其在当下特殊时期,避免了亲自到市场采购和运输的麻烦;

二是一站式采购通道。目前快驴商城在全国有数万个SKU,能满足大多数商户的食材采购需求,并帮助他们节省近2-3个小时的采购时间;

三是食材的安全性。快驴平台的每一种食材都经过源头厂商、供应商和品控层层把关,为商户提供安全放心的原材料,让用户采购放心,让消费者吃得放心。

赵今巍提示:除了快驴进货和单品供应链,还可以预测到的是,针对餐馆这个目标客户,粮油米面产业中的数字产业集群也可能随时跨链而来。

冻品产业链也可能进入粮油米面产业链市场,实现跨链发展。

再进一步思考,除了美团,是否还有其他消费互联网的巨头同样会进入上游的产业链市场,对产业链生态形成重大的挑战?如果其他巨头进入,那么基于餐饮场景的食材产业链市场,是否还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无论是美团还是餐馆食材产业链市场中的产业集群,它们都是数字生态。

数字生态之间进行残酷的竞争不再是偶然现象,在其他不同的产业链市场中,不仅是现在,将来也会发生类似的故事。

那么,如何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胜出?赵今巍认为,首先要确定自己产业链的市场边界。

对于产业互联网企业来说,经营时首先要划定的边界。目标产业链市场规模的大小,决定了企业及数字产业集群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的发展空间。

如果任何一个细分产业链市场的规模小于500亿元,那就意味着链主企业构建的产业集群生态在这片森林中的天花板比较明显,自身的资本价值也会因此受限。比如针对中小餐馆的冻品鱼丸产业链市场,规模和体量都很小。

有了自己的产业链,就可以确定紧密关联产业链的市场边界。

对冻品在线来说,紧密关联的产业链还有:针对餐馆提供粮油米面的产业链,针对食堂、KA超市的产业链,还有线下直销产业链,以及冻品生产企业的上游产业链。

对于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规划而言,必须要了解自己的企业身在何处,了解其他数字生态对自身的影响,以及如何进入相似的产业链。跨链竞争迫使企业家的视野不能局限于目标市场内,而是要拿起“望远镜”看向更远的边界,才能更好地决定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3、

产业互联网的决胜点:赋能小b

赵今巍认为,想要守护好自己的产业链,赢得这场跨链竞争,根源还在于赋能好广大中小商家。

产业互联网以赋能小b(碎片化店主和私域流量主)为主,让小b们可以用数字化手段服务好周围2-3公里的人群。

“你要找到需求端,你的小b是谁?你团结谁?你的赋能业务是什么?你的样板有没有打造成功?这个小店原来一个月收入是5万,你能不能做到10万?你是怎么帮他做到10万?你的底层逻辑是什么?可不可以复制?他有的是有单个手段,有的多个手段,你一定要把这东西跑通,我才能投你。”赵今巍追问。

赋能方法不只是软件,还是供应链,金融、物流。

赵今巍明确反对用低价拉拢小b。他认为,过去大部分产业互联网从业者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低价。“第一,低价使得小b对链主企业不会形成粘性。第二,低价会使生产商、供货商承受成本压力,没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来做创新。第三个,低价对于链主企业而言,盈利空间极小,天花板明显。所以我一直旗帜鲜明地反对低价这件事,这是会打破整个产业链的升级,导致整个产业链形成一个双输市场,没有足够的利润去支撑制造业的升级。”

正确的路径是什么?赵今巍称之为“XYZ价值创造”。

X是整个产业链效率高效运行之后,减少内耗与博弈,提升效率。如果是2000亿的一个市场,链主企业提升10%的效率,就是200亿的利润,是在存量蛋糕里提高效率之后挤出的水分,然后产业集群内部来分配这200亿的利润。

Y是给小b带来更多客户,带来营收增量。这就需要流量解决方案的支撑。

Z是由其他的增值服务来挣钱。链主企业可以请来做物流、IT、金融等综合服务唉盈利。

赵今巍认为最好的例子就是7-11。7-11供货从来没有低价,但7-11一样能让加盟店挣到钱,这是产业链竞争的核心逻辑。7-11的产品全是非标,SKU全部是自己研发的。不光熟食,7-11的快消品都是自有品牌,7-11总部会帮助上游生产企业做定制化开发。

赵今巍反问:“最惨的消费品零售市场都能出来7-11,凭什么其他行业出不来?”

这样的数字产业集群,以“精准市场”为导向、在产业链上各自分工、以链主企业为核心、以产业大数据为支撑、实现在线交易的b2b数字化紧密协同的产业组织。整个组织实现“产业链最优”,并且共生、共享、共荣。

专注于赋能自己的生态企业,将雷达建在产业链边界,一方面警惕外来入侵者,一方面也在准备随时跨链复制自己的商业模式,这成为产业互联网时代企业竞争的常态。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为什么地域黑不放过东北和河南「为什么中国地域黑总抓着河南东北和新疆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