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坠作者苏欲懒痞公子哥×冷艳美术生男主又撩又苏

《欲坠》作者:苏欲

PS!!!!有相关评论说这个作者有些部分是抄袭,大家自行辨别

简介:

戚烟是个丑闻缠身的私生女,冷艳乖戾,浑身带刺,跟清贵卓绝的公子哥周越凯,不在一个圈子里。

直到某天,A大论坛疯传——

她给周越凯送情书,想挖同父异母的姐姐的墙脚。

于是,她摇曳生姿地出现在他教室外,两指间的粉色信封甩飞到他桌上,撂下一句:

“我不接受平白无故的污蔑,所以,周越凯,从现在开始,我要追你。”

周越凯漫不经心地瞥了眼桌上的“情书”,轻笑一声,随手塞进包里。见他态度冷淡,众人以为戚烟被拒了。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他妈是他前一晚手写的三千字保证书——

“关于害你睡眠不足这事儿,爷知错,但坚决不改!”

【颜正懒痞大少爷×冷艳乖戾美术生】

周越凯×戚烟

一句话简介:懒痞公子哥×冷艳美术生

片段:

7月8日上午10时,A大东区大礼堂。

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刚结束“毕业生代表发言”这一项,戚烟就迫不及待地摘下学士帽,捞起学士服和手提包,准备起身离开。

正要下台的优秀毕业生有如神算,眼皮一撩,灿亮眸光越过黑压压的人群,将她捉个正着。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戚烟都能感受到他眼里如有实质的压迫感,带着几分挑衅和玩味。

偏偏她不怵他,直勾勾对上他的眼,笑得没心没肺。

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单眼瞄准他的心脏,“嘣”地开出一枪。

后坐力使得她手臂晃了一晃。

她得意地吹了下“枪口”,收回手,像一头扎进深海的美人鱼般,穿过人群向外游。

一头长卷发黑亮柔顺,随着她的动作摇摇曳曳。

“好帅!”有人冷不丁爆出尖叫,几近破音,在大礼堂荡出回声。

戚烟脚步一滞,转头看过去。

偌大的显示屏投映出优秀毕业生的帅脸,包括他敛眸时,嘴角还未散去的笑意。

有点痞坏,有点无奈,细品还能品出些宠溺来。

的确挺撩人的。

如在一锅滚油里落了一滴冷水。

顷刻间,众人交头接耳,不知第几次谈论起这位经久不衰、颜才兼备的风云人物。

情势愈演愈烈。

有不少人举起手机,对着他一通狂拍。

更有人趁着大学最后的时光,肆无忌惮地喧闹。

一声声或真挚或戏谑的“周越凯,我喜欢你”“凯爷牛逼”“毕业快乐”……此起彼伏地响彻大厅,几乎要掀了房顶。

学生毕业在即,只要不闹出大事件,领导老师们一般不会压制。说实话,除了明星爱豆,戚烟暂时还未见过有人像周越凯这般,只需一个笑,就能把毕业典礼搅得天翻地覆。

在无序混乱的躁动里,他偏头笑骂了声,转身潇洒退场。

显示屏上,镜头一晃而过,依稀能看到他垂落身侧的左手上,有一个嚣张狂妄的刺青。

跟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衫袖口,形成鲜明对比。

戚烟收回目光,嘴唇一弯,嗤笑:“衣冠禽兽。”

走出礼堂大厅,外面有一段过道。

毕业生都在厅内闹腾,过道杵着的几个都是来当志愿者的学弟学妹。

盛夏聒噪的蝉鸣,跟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响成一片。

他们认真且专注,俨然没注意到戚烟就站在大厅门口。

一个女生亢奋道:“我刚刚进去看了眼,卧槽,周学长真的绝!就算死亡镜头直接怼脸上,颜值照样能打!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老公了。”

另一个黑长直女生泼她冷水:“得了吧,他早就被美院那位‘大名鼎鼎’的院花给祸害了。你才大一,可能不了解,他们当年那些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

“你说戚烟?”

BOBO头女生加入八卦队伍,面露嘲讽。

“她就一私生女,脾气臭,人缘差,也就一张脸能看的,完全不够格去攀周学长的高枝好么?周学长也就跟她玩玩而已,迟早要甩了她的。再说了,学长一毕业就要出国留学了,听说美国还有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在等着他。”

黑长直:“你指李乔妤,戚烟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之前大家一直在传,戚烟抢了她姐的男朋友。好家伙,现在是要抢回来了?”

“就算是李乔妤也不够格,懂吧?”BOBO头轻蔑地笑出声,“反正,远离戚烟这个风评败坏的狐狸精,周学长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大一学妹嗫嚅着唇,还想让那俩女生展开细说,应是听到了脚步声,猛然回头。

戚烟就在不远处静静睨着他们,桃花眼略有些下三白,和右眼下方的泪痣一组合,冷艳倨傲,妖气横生。

她勾起鬓边的碎发别在耳后,蹬着一双尖头细高跟,不疾不徐地走到光亮处,彻底暴露在他们眼前。

一见到她,众人有些愣神。

她冷着一张秾丽小脸,目不斜视地向前走。

只在越过他们身侧时,轻飘飘撂下一句:“还以为A大的分数线摆在那儿,招进来的都是高素质人才,今天我可算是开了眼了。”

等她走出三米远了,才渐渐有人从那一眼惊艳中回过神来。

“她什么意思?”

“好像在说我们……”话说一半,大一学妹默默把“素质低下”这四个字咽回去。

BOBO头没好气道:“一个成绩稀烂的美术生,哪来的脸提A大的分数线?”

其他人正想点头附和,倒是有个男生替戚烟反驳一句:“人家当年专业成绩第一,高考理综分数是全市前十,怎么没脸提?”

没想到会有人帮她说话,戚烟的脚步停了一瞬。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下,掏出一看,是周越凯给她发的消息:【来都来了,不等领完毕业证再走?】

她回他一个“白眼”的表情包。

愿意等他叨逼叨完才走,她已经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其实她今天特别忙,根本没工夫参加毕业典礼。

原因无他,要毕业了,在五环租住的房子也快到期了,她赶着收拾东西,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她住的是一居室,装修风格简约朴素。

在她看来,整间屋子里,最贵重的就是她挂了满墙的原创油画。

现在,油画已经搬空,寄往由她带头创立的、上个月才从京城迁至新都的艺术工作室。

剩下的东西里,要说价格最高的,就属周越凯买的那张床——

一张曾在无数个昼夜,默默承受她和周越凯翻来滚去的大床。

她曾问他,为什么要换掉她的床。

周越凯当时在玩游戏,骨感漂亮的手操纵着游戏手柄,眼皮半耷着,浑不正经地回:“那张床晃得太厉害,吵得要命,都快听不清你声音了。”

她骂他是臭不要脸的流氓。

他笑她假正经,扬手拍她圆翘的臀。

她一脚踹过去。

他索性丢了游戏手柄,将她拦腰扛在肩上,丢到向造价不菲的新床。

那么浪荡不羁的一个纨绔子弟,完全不像是品学兼优,能当毕业生代表的。

想起今天他站在台上,一派翩翩公子哥的模样,戚烟边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边走出浴室,又骂了声:“衣冠禽兽。”

不料竟有人回应她:“衣冠禽兽骂谁呢?”

磁沉嗓音混入氤氲的水汽里,激得她脊骨一酥,耳根发热。

一转头,就见周越凯坐在客厅沙发上,低头摆弄着什么。暮色渐起,晚霞在窗子涂抹出绚烂色彩,把墙角那束即将枯萎的玫瑰染得艳红。

花瓣摇摇欲坠,有几片已然蜷缩在地。

余晖攀上他颀长伟岸的身躯。

衬衫领口敞开两粒扣,袖子卷了两折。

左手的刺青呈绳索状,拇指和食指一圈,就是一个完整的绳套,绳结位于虎口处,末端多出的一截蜿蜒至小臂。

周越凯很喜欢这个刺青。说是每次拢握她长发,擒住她手腕,亦或是掐着她的细腰折腾她时,他都会觉得,她被他套牢了。

某种程度上,戚烟勉强能理解他这种征服欲和满足感。

“除了你,还能有谁?”戚烟朝他走去,垂眼扫过茶几上摆着的两张毕业证。

上面是他的,下面是她的。

周越凯拍了照,给两人的信息打上马赛克,发在朋友圈里,笑说:“哦,衣冠禽兽骂我呢。”

戚烟这才发现自己着了他的道,毛巾一撂,蒙在他头上,“周越凯,你长本事了。”

毛巾吸了水,半湿不干的。

“没点儿本事,怎么泡得到你?A大最难泡的妞,没有之一。”周越凯掀开盖住脸的毛巾,抬眼看她。

她的头发还湿着,身上仅着一件男款克莱因蓝T恤,衣摆止于大腿根部,外露的一双腿又长又直,白得能发光。

“哟~”手机被他抛到沙发一角,他饶有兴致地多看两眼,打趣道,“真空呢。”

戚烟挑眉,“你不就喜欢这样的?”

周越凯笑弯了眼,“每次跟你穿情侣装出门,我都感觉自己穿的是你的睡衣。”

“别人想穿我睡衣,都还没那机会。凯爷,您得惜福。”戚烟呛他,收起自己那张毕业证,塞进行李箱里。

她的东西基本都已经打包,叫快递公司收走了,身边只剩一个奶白色的28寸拉杆行李箱,自打搬进这里后,没用过几次。

现在却被擦得锃亮。

周越凯只看一眼,就调开视线。

“毕业证书是你帮我拿的?”她问。

“嗯。”

她回头看他,有些意外:“你上台领的?”

“是啊,”他懒懒散散道,“当着校长领导、全体毕业生的面儿,亲自上台帮你领的,校长还祝我们意笃情深,永结同心。”

“真的假的?”

周越凯没说话,只是笑,抬手一颗一颗解着衬衫纽扣,起身去浴室洗澡。

戚烟“啧”了声,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差点信了他的鬼话。

等他洗完澡出来,戚烟斜坐在一张藤椅上,腿弯挂在扶手上,绯红霞光被她前后晃动的双腿搅乱。

细瘦的脚踝处,套着一根银制脚链。

她低头玩手机,偶尔舔一下左手握着的甜筒。

领口宽大,露出小半个香肩。

他劈手夺走她的甜筒,“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怕经痛了?”

戚烟抬眼瞪他。

周越凯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身上每一块肌肉都紧实有力,恰到好处。

她的目光在绷出青筋的腹肌上逡巡一圈,重新聚焦到他脸上,“这是最后一个……夏天不吃冰的,难道等冬天再吃?”

她伸手想要抢回来。

周越凯反倒主动把甜筒送到她嘴边,拿她逗闷子似的,她伸舌去舔,他就把甜筒挪开。

没一会儿,甜筒便化了,溶溶地浮在面上。

戚烟恼羞成怒,猛力攫住他的手腕,俯首舔舐。

舌尖刚勾起一抹沁凉的甜,后颈就忽然被人扣住,扯着她的发丝,叫她头皮生疼,被迫仰起头。

甜筒划过她的嘴角,乳白液体沾在肌肤上,冰凉黏腻。

落日在收拢最后一缕残光。

周越凯倏地俯身舔去她嘴角的甜腻,堵住她的唇,热烈凶猛地吻她,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香甜冰凉的口感在口腔弥散,室内气温节节攀升,闷得人难以喘气。

经过千百次试炼,他吻技高超,她也不赖。

谁都知道对方的点在哪儿,都在不甘示弱地反击。

直到口干舌燥,融化的甜筒“咚”一下投进垃圾桶里,压皱了塑料袋。

周越凯一把抱起她。她小声惊呼,像只考拉挂在他身上。

漆着玫瑰色甲油的手攀着他的肩颈,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面色潮红,鼻息温热凌乱。

他踢开卧室门,走进去,一下又一下地啄吻她的唇,音色微哑,能听出一丝决绝的意味:“要不我们都不走了。”

他不出国了。

她也别南下,回她的新都了。

他们就困在这儿,谁都别走。

一句话,将这些天极力粉饰的平和表象,扯出一道大豁口。

戚烟没办法给予答复,只能用唇封住他的唇,让他别再说这些任性又动摇人心的傻话。

周越凯显然被她敷衍的态度所激怒。

她被毫不客气地抛到床上。

床垫晃荡,震得她头晕目眩,发丝散乱。

她刚用手肘支着床铺爬起,身后就覆下一道影子。华灯初上,夜里开始起风,枝叶沙沙作响。

他的呼吸声很沉,落在她耳畔,左手卡住她细瘦的后颈,隐忍着,没下狠劲。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在细微发颤。

“戚烟,你能不能对我上点心?”周越凯咬牙切齿地质问她。

她被摁进松软的枕头里,眼前一片黑,胸腔窒闷,偏要碰他雷区,故作天真地回:“点心?什么点心?”

话音刚落,取而代之的,是她的一声闷哼。

像周越凯这种在各个声色场所游过一圈的人,会的花样特别多。

正气头上,更是没个轻重,分分钟恨不得弄死她。

戚烟发了狠地跟他较劲。

周越凯说他们是绝配。

她却在笑,笑着笑着,岔了气,边咳边喘,狼狈不堪。

摆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起,Noah Cyrus&Juliander的《All Falls Down》响了一遍又一遍。“If we just ain't right,and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若一切就是怎么也不对,那就是时候止损告别)

When it all falls down,when it all falls down

(当一切陨落破碎,当一切都不再完美)

I'll be fine

(我也会很好)

……”

循环往复的旋律,听得他不耐烦,“接不接?”

戚烟浑身汗涔涔的,发丝黏着脸颊,摇了摇头。

“那就继续。”

……

夜色深浓,微弱的亮光从窗外流入室内,印下一块银灰色的矩形光斑。

蓝色T恤软趴趴地堆在床尾,地面还窝着一条白色浴巾,和几个纸巾团。

他们在这张凌乱的床上,共享一根事后烟的时间。

猩红的火光明明灭灭,谁都没有说话。

吐出最后一口烟,戚烟把烟蒂掐进烟灰缸里,忍着腰腿的酸疼,起身去洗漱。

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外出的衣服。

周越凯盖着空调被,侧躺在床上,面朝墙壁,背对着她,似乎已经睡着了。

戚烟伫立着,放慢了呼吸,在一室寂静中贪看他模糊的身影。

指甲掐疼掌心,却还在不住收紧。

直到眼眶酸涩难忍,她才眨眼舒缓,艰涩地咽下所有情绪,做了个深呼吸。

最后,她轻手轻脚地搬行李箱出门。

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机场。

车上,电话再次打进来。

她接通。

是她工作室的合伙人梁紫子:“知道你那幅油画拍出的成交价是多少么?八位数啊!八位数!”

戚烟恹恹地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

虚化的光影一帧帧在眼前掠过,她轻声回:“我知道赚钱很爽,也知道你的心情很好,但我现在开心不起来。”

“啊?”

“我失恋了。”

梁紫子哑然,戚烟挂断通话。

两秒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这次,是周越凯拨给她的。

开头就是倦懒沙哑的两个字:“回来。”

戚烟没应。

那边传来打火机的咔嚓声,周越凯点了根烟,跟她说:“你最常用的口红忘了带。”

戚烟的眼皮动了动,想说她可以再买一支一模一样的口红。

他又说:“最重要的身份证还落在床头柜上。”

戚烟一愣,腾地直起腰背,想叫司机师傅掉头回去。

“还有……”他拖着腔调。

她的心陡然提起,悬在半空中。

周越凯吸了口烟,慢慢呼出烟雾,声嗓低哑迷人:“最爱你的男人,还在这里等你。”

PS: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为什么地域黑不放过东北和河南「为什么中国地域黑总抓着河南东北和新疆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