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上架的陪玩app真的抛弃了陪玩吗安全吗「重新上架的陪玩app真的抛弃了陪玩吗」

去年9月,因为陪玩平台泛滥的“灰色交易”,应中央网信办的要求,包括Hello语音、小鹿陪玩、比心在内的7款热门“陪玩”APP被下令整改。

时隔9个月, 这些app又重新上架了。

重新上架的App分别为Hello语音、小鹿电竞(原小鹿陪玩)、比心,上架时间均为今年5月底至6月初。

我们也能从这些App里发现一些肉眼可见的一些改变,“陪玩”的字眼已经被删除,相关的功能版面也已经消失不见。

尽管“陪玩”这个行业近几年来一直争议不断,但不可否认的是,时至今日依托于游戏产业的“陪玩”成了和“直播”一样不可忽视的互联网产业,这从有机构预测2021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40亿元就可以窥见一斑。

那么,这些曾经的陪玩app如今回归后,是真的放弃了这部分肉眼可见的利益了吗?

“陪玩”:互联网娱乐产业的又一片高地

长久活在灰色空间的游戏代练,玩家们想必已经非常熟悉。这种“一手交钱,一手交段”的纯粹交易,能够给一部分玩家带来资源或段位攀升的虚荣感,但也存在着一个最大的缺陷:

代练,无法为“金主”们带来真正的游戏体验。

与此同时,随着PUBG、王者荣耀等现象级游戏在社交领域的强势表现,很多玩家开始产生区别于“代练”的“开黑”的需求,与“代练”看似一脉同源,但差异颇大的陪玩行业应运而生。

在最开始,“陪玩”还只拘泥于线下形式,由一些“高级”的网咖提供。陪玩的服务仅限于游戏代练和陪练,运营模式通常是玩家给打手提供报酬,以获得机会一起上分或升级角色,此时的陪玩价位一般在100-200不等。

随着游戏直播的日益发展,陪玩也逐渐开始转入线上,伴随着蒸蒸日上的直播行业开始开花萌芽。

在这一时期,“看主播找陪玩”是一种人们相当喜闻乐见的整活儿方式。

比如说斗鱼的主播志勋,就会在直播LOL的同时去找上几个陪玩的女孩子,而由于智勋酷似霍建华的长相,总会在陪玩结束时引起陪玩妹子的一阵惊叹,而在他展示身份和小姐姐们打好关系后,一本正经地问出“有没有凉快一点的照片?”也很节目效果和乐子。

不得不说,点陪玩一起游戏的方式,给直播带来了很多新内容。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也总能看到各大主播都和陪玩们玩的“不亦乐乎”。

与此同时,比心app也获得王思聪普思资本的5000万投资,为了宣传,王思聪亲自下场在比心做兼职陪玩,一小时收费 666 元,让比心等陪玩平台“一夜爆红”。

就这样,“游戏陪玩”如同直播行业一般,成了互联网里又一块满是宝藏的高地。

那些掩藏着的灰色地带

当然,众所周知的是,“陪玩”在大众眼里之所以那样喜闻乐见,与它的桃色属性是脱不开干系的。

早些年花样百出的“线下陪玩”的宣传重点就很鲜明地凸显出了这一点。在当年,你随手上百度搜一搜“陪玩”,就能找到各种吸引眼球的暧昧照片,靓丽清凉的美人,比正常社交距离更为紧密的接触互动,以及“美女”“二次元”等标签,一起就给这个行业蒙上了一层暧昧的粉色,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严格来说,那时的陪玩行业还有很高的门槛的——但男女的标准却有着鲜明的差异化。例如在比较出名的陪玩团队“游神”里,男生被要求达到游戏的最高段位,而女陪玩对“游戏水准”的需求稍低一点,在颜值、声音、谈话技巧等方面则有着硬性要求。

随着游戏行业发展以及手游的发光发热,陪玩的需求量越来也大,成为一名陪玩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容易。通过各大平台的对比,发现只要年龄大于18岁,达到游戏段位的一定限度,就可以开始接单了。

因为审核的放松,大多数陪玩的真实段位远比这个低

但是要成为平台上受欢迎的玩家,还有这么几点要符合:声音好听、会聊天、技术厉害能带飞全场。

好听的声音能够给顾客一定的想象力:“声音这么好听,本人一定也是个美女/帅哥吧。”加上这一行女陪玩的需求量远大于男性,于是很多陪玩都会放出漂亮的照片,甚至是带有点挑逗意味的照片来吸引老板,(把顾客称为老板)。

毕竟很多陪玩都是工作室运营,他们找到“老板”后,再统一派单,对于怎么包装自己以吸引住老板,他们也有一套完整的教程,例如要如何在朋友圈上包装自己之类的:

有意思的是,尽管陪玩是只连麦不视频的,但是一张精修过的照片也能满足老板的无限幻想,陪玩的颜值越高,接单几率就越大。

所以,陪玩们都会努力给自己包装成高颜值的帅哥美女,配上精修的网图,大概长这样——

在赛博装甲的美化下,陪玩们的面容总是相当光鲜的。这也让许多用户将“找陪玩”和“找异性朋友”划上了一个模糊的等号。

但在陪玩app上找女朋友还是有很大风险。就拿我身边的一个大冤种朋友的例子来说,他在和平精英认识了个女陪玩,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被骗走了2万多…

这也不难理解,陪玩入门的门槛变低之后,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不乏有一些走偏门想捞快钱的人钻空子。而游戏陪玩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难免滋生一些灰色地带,而平台对这些灰色地带暧昧的态度,也在有意无意间提供了生长的土壤。

尽管陪玩平台会将相关违禁词屏蔽,但依旧无法抵挡住“黑话”的偷袭。

类似“深夜服务”、“可外出”、“KP”这类黑话,普通人也不会多想什么,但一些常年混迹与网络上的老色批基本上一看就懂。比心陪练APP就在去年8月被人民网拎出来抓了个典型,文章中报道一些女陪练在比心陪练APP上主动向玩家兜售“深夜服务”。

主要涉及到“视频裸聊”和性服务,视频裸聊标价188元/20分钟,露脸价格要更高一点,部分未成年玩家也因此受到影响。更有甚者,一些“妈妈桑”混入陪玩App向男性玩家发起招嫖信息。 同时,也有一些玩家并不是真的需要陪玩打游戏,而是将陪玩App当做是一个“约炮”平台,不成功就继续找下个目标。而正是因为陪玩天生带有强烈的社交、金钱交易、隐蔽的属性,“灰色交易”几乎成为陪玩平台们难以根除的问题。

一个产业只要涉及到色情和未成年,无论碰上哪个都离凉不远了。(陪玩被整改的当口也是未成年人相关的事件)于是在去年9月,市面上的陪玩APP无一例外被下令整改。我们熟知的很多节目——比如“主播整陪玩”的环节,似乎也不那么容易见到了。

陪玩app会卷土重来吗?

陪玩软件取缔了,但陪玩这个行业依旧是块大蛋糕。

许多陪玩们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化整为零混杂在各种社区里,微信公众号、抖音、贴吧随手一搜都能看到各种小团体。就像前文说的,“陪玩”发展到现在的阶段,已近几乎是“刚需”了,对于这样的现状,“堵不如梳”可能是个更好的选择。

事实上,事情的发展也像是如此。例如说比心在经过整改之后,强调已关闭陪玩业务。APP主要的版面是聊天室和直播,让用户自行匹配玩游戏。不过我们也知道,事情肯定不会简单。

点开一个标签《王者荣耀》的组队房间,仔细询问一下就能知道,想要和房主一起组队打游戏的话还是需要进行打赏,并且标价需要打赏某一类型的礼物数量。根据游戏品类的不同,每局游戏价格也有所不同,比如说手游《和平精英》半小时游戏的价格为10元左右,端游《英雄联盟》的客单价则要一局30元。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依旧是一种陪玩方式。

为了好好验证一下,我花了一些时间,在谈好价格后,和房间的一个小姐姐玩了几局《和平精英》。

不得不说,小姐姐不仅声音好听,性格外向能说会道,还总是在我落地成盒之后过来好生温柔抚慰一番。的确让我产生了“这钱花得值”的感受。

当然,我也没忘记正事,游戏打了几局后跟她聊了聊,包括新app感受如何,她说:“跟之前差不多,不过上来就ghs的老板是少了点。”总的来说和我想得类似,这些陪玩app的变化不大。

但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这个, “你觉得为什么有那么多ghs的陪玩啊?”小姐姐考虑了一小会,没有一如既往的脱口就能来上一段,但说出的答案逻辑很清晰,我想也许是她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了。

“做了这么久的陪玩,见过很多陪陪和老板奔现恋爱结婚的,也见过原来单纯的陪玩后来搞擦边球或者是交易,但其实所有事情的过程和结果可以由(陪玩)自己控制,不是这行就不好。” 我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和小姐姐的快乐游戏告一段落,我退出组队,很快就看到她被别人邀请了去。不过这几句话让我想了很久,诚然,一个陪玩做什么确实是由自己选择的,但我想行业的正确引导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比如说在宣传上别把陪玩赚钱说的太容易,而在技术上,多屏蔽些“黑话”关键词或者是审核严谨点,也不至于总是隔三岔五被铁拳砸一顿。毕竟,主管部门没有把“陪玩”一刀切掉完全封禁,说明对这个新兴行业还是有点希冀的,这一点,不管是从玩家角度还是从业者大概都是一样,希望它慢慢变好。

重新上架的陪玩app真的抛弃了陪玩吗安全吗「重新上架的陪玩app真的抛弃了陪玩吗」

比心现在不能点陪玩了吗

是的。比心APP永久关闭了游戏陪玩功能。因为比心APP在网上遭受到了很多人的举报,也有很多的网友在比心APP上被骗了。所以现在的比心APP不仅改名字了,而且关闭了游戏陪玩这个功能。比心APP现在改名为比心陪玩,自从这款游戏上架了之后,玩家们可以在上面找到游戏陪玩,并且玩家也可以通过大神认证,成为游戏陪玩,然后去接单。在2021年的9月8日,比心APP由于受到了很多人的举报,上海网信办会同市公安局网安总队联合约谈比心APP运营企业负责人。之后,笔记APP官方也明确说明了将全面停止游戏陪玩和服务功能。改版之后的比心APP,我们可以在上面建房间然后聊天,也有一对一的聊天。我们也可以去到各种主播的房间里面。现在的比起APP是要通过实人认证的,认证之后才可以在上面开起房间聊天。在这款APP上也设置了很多小游戏,也可以找人陪自己玩。在比心APP上,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每个注册的玩家都有自己的陪伴榜。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陪伴榜,也可以看到别人的。而且在一对一的房间当中,两个人聊天达到十分钟后,也会有小礼物。也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小设计了。

重新上架的陪玩app真的抛弃了陪玩吗安全吗「重新上架的陪玩app真的抛弃了陪玩吗」

国家整改后很多的陪玩都纷纷下架啦!你们所了解的目前存活的陪玩软件都有哪些?


运营商段子手

通信的事儿轻松说 通信的段子有点多

近期,有媒体报道,游戏陪练应用比心APP存在多个账号利用低俗、软色情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诱导玩家用户下单等问题。上海网信办和公安部门针对媒体曝光问题进行巡查,发现比心APP中的陪玩业务形态确实存在严重隐患。根据有关部门部署,比心APP已被国内主要应用商店予以下架。


9月8日,上海网信办会同市公安局网安总队联合约谈比心APP运营企业负责人,责令企业就相关问题深入整改,全面停止陪玩功能和服务,集中清理违法违规信息和账号,举一反三拦截处置低俗、软色情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

约谈指出,比心APP有较多青少年用户,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落实平台主体责任,严格遵守《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严禁发布传播低俗、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或为相关黑灰产业提供网络传播渠道。比心APP负责人表示,已深刻认识问题的严重性,将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积极配合主管部门,细化管理措施,完善审核机制,同时尽快调整业务形态,针对存在的问题全面彻底整改,履行好企业主体责任。

日前,上海网信办指导开展的2021上海市网络举报宣传月活动已拉开帷幕,以“e路守护·共同成长”为主题,聚焦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号召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保障未成年人在网络空间的合法权益。根据网民举报线索,上海网信办将加大对违法违规网站平台的处罚力度,对互联网运营主体持续开展法律法规和政策指导,加强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为未成年人织密网络保护网。

坚持推文不易您的赞赏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小手一抖,立马转走!


运营商段子手

通信的事儿轻松说 通信的段子有点多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电脑无法打开文件夹如何解决「电脑无法打开文件夹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