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 民众党「民众党或步新党亲民党后尘柯文哲的梦将是南柯一梦」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刚避过“灭党”危机的民众党,在高雄市长补选中,再次暴露了其“短板”,对柯文哲的“二零二四大计”敲响了警钟。  实际上,民众党向亲民党借将的吴益政,在高雄市长补选中,仅得票三万八千九百六十张,得票率更是仅为百分之四点零六。不但是未能领取选举补助金,而且连二百万元的选举保证金也被没收,据说将会是由民众党和亲民党各负担一半。民众党固然是应该“认赔”,但亲民党却是“无端受累”,本来可以不趁热闹,但还是在明知将会选不上的情况下,甘愿被民众党“拖下水”,继今年一月“立委”选举全军覆没之后,再次自暴其短。而且,亲民党已经没有选举补助金的收入来源,对这一百万元的选举保证金的“损失”如何冲账?可能最终还是由吴益政本人摸摸鼻子认怂地自掏私人腰包。  但吴益政的参加高雄市长补选此举,毕竟是民众党在“试水温”,为该党参加二零二二年县市长和县市议员选举,以至二零二四年“大选”作准备。但是,尽管蔡壁如已经将其户籍迁往高雄市,但民众党却仍然无法在本党内寻觅到理想的战将参选,只好向已经在高雄市耕耘多年的亲民党借将。即使如此,还是输得一塌涂地,而且还是“一党输选,两党承受”,此后不但是民众党在南台湾难以立足,而且连亲民党也将在南台湾难以为继,这是典型的“累己害人”。  事实已经证明,民众党是柯文哲的“一人政党”,而且他也未能将自己头上的“光环”转变为全党的实力,更无法将其本人的“流量空军”落地为“选票陆军”。长远来看,台湾民众党未来的发展前景将更不容乐观。因为台湾地区的政治板块一直是以国民党与民进党为主,基于台湾地区的“立委”选举制度是“单一选区两票制”,“区域立委”是单一席次选制,有利于传统蓝绿两大政党。这就导致“第三势力”一直有个宿命,就是到最后都会变成“一人政党”,逐步衰落,最后归于泡沫化。民众党也将逃不脱这个厄运。  实际上,新党在一九九五年时还曾拥有二十一席“立委”,是名副其实的第三大党,但如今新党成了郁慕明的新党,没有“立委”席次。亲民党曾在“立法院”拥有四十六席“立委”,简直是气势如虹,但在二零二零年的“立委”选举中却是全线落败,一席也得不到。“台联”也曾经拥有十三席“立委”,但随着李登辉的影响力式微,“台联”在“立法院”也无席次。近来原本在“立法院”拥有五席“立委”的第三大党“时代力量”也快速分崩离析,二零二零年“立委”选举只得三席。

  因此,二零二零年代表台湾民众党进入“立法院”的“立委”,日后在柯文哲光芒褪去时,也同样会面临蓝绿选边站的命运。这种缺乏核心理念只在蓝绿间见缝插针,为了选举而成立政党的模式,恐怕最终也难逃沦为“一人政党”的宿命,走向泡沫化。其实,即使是在现时,柯文哲头上的“光环”就已经开始褪色。实际上,在高雄市长补选投开票当日,柯文哲缺席败选记者会,就更折射了其个人胸怀的狭隘及风格的陋仄,加重了对民众党的伤害。这就引发民进党“立委”赖品妤的批评,“刻薄寡恩莫甚于此。”  再过两年零四个月,柯文哲就将卸下台北市长职务,由于是他已经是第二任,不能再参选争取连任,而且也来不及参加其他“直辖市长”的选举,因而将会失去政治舞台。只剩下一个民众党主席。虽然民众党在“立法院”中有五席“立委”,可以成立党团,享有提案权及参与政党协商等权利,还可发挥政党制衡的作用,但由于柯文哲不是“立委”,只能是旁观并在场外指导。幸而民众党的五席“立委”都是属于“不分区立委”,必须绝对听从党指挥,不敢背叛忤逆,完全可以控制。否则,如果是“区域立委”,在眼看到民众党也将步新党亲民党的后尘之下,纷纷“带枪出走”,损害将会很严重。幸而,正因为民众党的“立委”是不分区立委”,因而民众党在第十届“立法院”的四年届期内,每年可以领取七千九百四十四万余元的选举补助金,足以应对日常党务运作经费。但在“区域立委”选举方面,却只获得二十六万四千四百七十八张选票,得票率仅为百分之一点九一,候选人全军尽墨。这凸显了台湾民众党缺乏有知名度的“大咖”人物,对其未来发展存在很大的隐忧。实际上,这次高雄市长补选,民众党无法推出自己的战将,只能向亲民党借将,就将民众党的“人才短板”暴露无遗。  民众党缺乏“大咖”人才,只是抱着一个“第三大党”的虚名,又能如何?当年新党、亲民党以至台联党,都比现在的民众党要“风光”得多,最后还是泡沫化了。尤其是亲民党,与民众党的性质类似,都是“一人政党”,但毕竟亲民党还是猛将如云,除原台湾省政府的整个官员编制之外,还有原来属于国民党和新党的知名骁将,而且宋楚瑜本人也曾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或台北市长的选举,但都告饮恨。那么,民众党没有战将,柯文哲本人的声望也不如宋楚瑜,其前景也就可想而知。

  民众党逃不过泡沫化的下场,也可从其将政党性质从柔性政党改为刚性政党中窥见,因为这与新党、亲民党的规律一样。实际上,新党、亲民党开始也是柔性政党,后来为实行严格的党规管理,才改为刚性政党,但却仍然走向泡沫化。民众党的从柔性政党转变为刚性政党,除了是如同新党、亲民党的普遍性原因之外,更是受到刚颁布生效的“政党法”的规限。民众党在去年八月创党时,为了贪图方便,决定采取柔性政党的组织形态,对党员资格的认定宽松处理,上网登记就能入党且免缴党费,而且承认双重党籍。但既然是柔性政党,就没有选举党员代表,因而在按照“政党法”规定,八月二日召开的党员大会,就必须以全体党员为基础计算,补选要有一半以上的党员出席。若连续四年开不成党员大会,将面临政党遭废止备案的危机,降格为普通的人民团体,不能以其名义参加各类政治公职选举。  民众党吸取教训,在首届党员大会决定修改党章,将其组织形态由柔性政党转为刚性政党,今后按照“政党法”规定定期举行的党员大会,是以选举产生的党员代表出席的党员代表大会,这样就较为容易适应全体党代表二分之一出席的规定。这才逃过“灭党”的危机。但却仍然是缺乏人才,只是依赖柯文哲的个人“光环”存活。如果柯文哲本人有什么“冬瓜豆腐”,这个党也就“玩完”。  而且,柯文哲本人的弱点也已充分暴露了出来。本来,讨厌国民党或民进党的老政客的迂腐作风的选民们,是被柯文哲“直话直说”的性格吸引。但“水能载舟,也能覆舟”,选民们在新鲜感过后,出现“审美疲劳”,就开始讨厌柯文哲“天桥的把戏--只说不练”的作风了。而且,当初柯文哲“新官上任三把火”,大批“五大弊案”,包括大巨蛋,但最后还是要续建,等于是自我否定。这种浮躁作风,被新北市的侯友宜,桃园市的郑文灿,脚踏实地地苦干的精神比下去。选民们可能会联想,如果由柯文哲当选并出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只能是“空谈误岛”。因此,从高雄市长补选,就可推算柯文哲的“台湾地区领导人梦”,可能是“南柯一梦”。

上一篇:女销售原来靠这样卖房(楼盘置业顾问提成大概多少)
下一篇:王者荣耀尴尬瞬间「王者荣耀最尴尬的场面你经历过吗四级没点大很尴尬却不是最尬」